途聚户外

【途聚户外】国庆相约蜀山之王,贡嘎大环线——活动总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8 20: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查看:1356 回复:4
收藏
发表于 2018-10-18 15: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0-18 15: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途聚户外】国庆相约蜀山之王,贡嘎大环线——活动总结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40.jpg
       如果说拖延是一种病症的话,我可能已经高危了。原计划回京休整一下就开始把这几天所有的经历整理成文的,结果一休整就是N多天,而且N还有向N+1发展的趋势……
       又是一年国庆,按照惯例,每年长假俱乐部会组织一次高海拔登山活动,本次我们选定的目的地是位于川西的贡嘎山。本次活动因遭遇川西几十年不遇的大暴雪,全员被迫下撤,活动没有按照既定目标完成任务,但正是因为这样的突发事件,让我们有了不一样的经历,让我们这个团队又有了新的沉淀。如队员小白所说,“我们失败了,但我觉得我们得到的比成功登顶更多。”
       回京后打开微信和户外网站,发现国庆期间户外圈的讣告频发,针对川西暴雪尤其贡嘎山各户外团队引发纠纷的声讨更是铺天盖地。本年度国庆期间伤亡事故频发,川西户外线路更是全军覆没,已发布消息统计如下:洛克线死亡2人,贡嘎线死亡2人,那玛峰死亡1人,格聂2人被困(其中1人骨折)、九峰山被困2人。本次我带领途聚户外按照标准贡嘎大环线轨迹行进,在上日乌且营地原路下撤,未冲顶日乌且垭口。活动过程中户外团队最怕出现的几大突发事件几乎全部遭遇,但我队全员依然斗志未减,齐心协力克服困难,并安全下撤。在此,我将本次活动从策划、组织、交付的过程整理如下,希望对广大户外爱好者尤其是活动组织者带来一点点帮助,很多地方不尽完美,请各位前辈高人指正:
活动策划篇
路线选择
       贡嘎山(MinyaKonka)坐落在青藏高原东部边缘,在横断山系的大雪山中段,位于大渡河与雅砻江之间。藏语“贡”是冰雪之意,“嘎”为白色,意为“白色冰山”。山体南北长约60公里,东西宽约30公里,其主峰海拔7556米,地处北纬29.35.44,东经101.52.44,在四川省康定、泸定、石棉、九龙四县之间。贡嘎山海拔7556米,是四川省最高的山峰,被称为“蜀山之王”。山区高峰林立,冰坚雪深,险阻重重,是中国海洋性山地冰川十分发育的高山之一,在登山运动和科学研究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是一座极受登山及徒步爱好者青睐的名山。2005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选美中国特辑里,入选为中国最美的十大名山(排名第二,第一是南加巴瓦)。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41.jpg
       这是一条评价很高的经典户外线路,选择它的原因如下:
       1.选择一条综合风景、著名程度、难度、风险相当的线路作为本次长假的活动目标,即让队员对雪山美景大饱眼福,又能满足征服感和成就感,获得较好的高海拔登山体验;
       2. 本线路是川西成熟度较高的线路之一,活动资料丰富可查,沿途补给、协作团队配套完善,可针对突发情况制定完备的应急预案,风险程度可控;
       3. 本线路平均活动海拔在3800-4500米之间,活动核心团队及工作人员随我完成过七藏沟、雨崩,经历过海拔4600米的考验,更有队员参与过海拔更高、难度更大的登山活动;而线路恶劣程度我亦不担心,这些小伙伴们陪我征战过神农架东部大环线,经验足矣应对这样的环境挑战;
       4.交通相对便利,在成都集合后可包车前往登山点,免去中转烦扰;综合假期情况,旅途耗时和活动耗时的比例适中。
交付方式
       途聚户外是专业AA公益环保户外组织,核心队员素养及综合交付能力应该说在京区排在前列。本次活动计划招募队员全队不超过20名(含工作人员),采用AA制交付原则,费用平坦,风险责任共担。如果按照以往惯例,我会对活动全程的交通、马匹、协作、后援、食宿进行统一规划,达到充分降低成本的目的。但今年由于琐事繁多,我无法抽出足够时间对活动交付成本控制面面俱到。在查阅多个攻略资料后,我参照以往AA队伍公布的费用明细和活动人均开支(8264《潇洒的自虐之行》),与四川当地的户外合作伙伴“合意行者”进行了整体委托,包含协作团队、藏民向导、马队、往返交通、全程中转车辆、应急救援、藏家食宿安排在内的辅助交付。这样,本次活动途聚户外的工作人员便可集中精力做好队伍行进控制和全队应急保障,全队组织结构如下表。
组织架构.jpg
       这样的安排虽然未必能将成本降到最低,但却是综合经济和管理交付成本的最优选择。事实证明,正因为本次选择了正确的协作团队,将后勤和交通等应急保障交给具备地域优势资源的本地团队进行操作,才能让我们在几十年不遇的大暴雪中全员平安撤退。
       1.没人比他们更熟悉当地地理环境,在夜晚顶着鹅毛大雪,能见度不足10米的情况下,仅靠GPS提供的坐标数据和等高线地图,我无法展开有效的搜救活动;
       2.多年的本地化运营,积累丰富的渠道资源,起码在突发事件爆发后,马匹、车辆及救援物资紧张的情况下,以同等价格能够优先获取资源的途径;
       3. 长期的团队协作,沉淀下当地超越生意基础上的友谊,仅有我们一支队伍在下撤到集结点后能够协调村民无偿使用房屋为队员提供躲避风寒的庇护所,烧热水为大家恢复体温,并顶着暴风雪徒步几公里到村外有信号的地方联络车队和应急食宿。
       本次活动中的用餐方式,在出行前大家讨论比较激烈,统一用餐的呼声不占少数,但根据以往高海拔活动交付经历,我毅然决定本次用餐自理,理由有四:
  • 肉食动物和草食动物混杂,众口难调;
  • 高海拔影响大多数队员胃口,物资采购往往是眼大肚小,浪费严重;
  • 抵达营地后全员体能损耗严重,对于集中烹饪必定是有心无力;
  • 队员到达营地时间不统一,队尾队员只能吃残羹冷炙。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42.jpg
活动发布及团队招募
       本次活动是全国范围内的AA组队,对参与队员进行严格筛选。全网发布活动召集后,在2个月时间里有近200名对活动感兴趣的各路爱好者进行了咨询。经对户外履历过滤后,最终确定18名队员具备参与本次活动的能力,资格审核问题如下:
       1.近两年(2016-2018)是否有参加过高海拔登山徒步活动,请提供线路及行程说明;
       2.近两年(2016-2018)是否参加低海拔地区的重装登山徒步活动,请提供强度最大的3个线路及行程说明;
       3.平日是否坚持户外登山徒步运动,平均每月2次不低于15km的徒步活动为佳;
       4.平日是否有参与越野跑/长跑运动,或每周坚持慢跑的习惯,马拉松/山地越野爱好者为佳;
       5.是否有野外宿营经验,高海拔/极寒宿营装备是否齐全;
       6.是否认同费用平坦,风险责任共担的AA制户外理念和途聚户外在任何情况下不放弃队友的必遵守则。
活动出发前准备
  • 统一沟通机制:建立微信和QQ活动专题讨论组,不闲聊,只针对活动问题进行答疑,发布活动重要通知。
  • 刷票:成都是西南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户外旅游的聚集地,川藏大多数户外爱好者的中转站。由于装备携带和出行成本问题,很多人不便选择飞机,火车成了首选,一列车厢到成都的至少有五分之一的户外野驴。于是乎,12306官网、各种App、同学朋友齐上阵、黄牛助力,能想到的手段就都用上吧。
  • 预定住宿:集合地点确定在离火车站较近,性价比较高的酒店,便于队员下车后就近住宿,并能方便集结,于是继抢票后的第二步,抢房开始了。
  • 确定应急物资:由于氧气瓶和丁烷气罐属于易燃易爆品,不能随身携带,本次活动统一采购,由成都市本地供货商提供,避免因国庆期间物流运输紧张导致延迟到货;除此之外,还需与队医沟通随队常用医疗药品准备情况。
  • 发布注意事项:提前撰写注意事项,将本次活动中有可能遇到的共性问题列举,并点对点确定参与队员知晓。
注意事项.jpg
  • 关注实时天气:户外出行是个看天吃饭碰运气的事儿,良好的天气会让人神清气爽,恶劣的天气会对队伍前进及活动整体交付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因此关注天气趋势变化是活动交付前的必须环节。由于高海拔地区小气候多变,天气预报多数不能提供精确指导,这时长时间段的天气变化趋势便可为我们提供参考。
  • 紧急预案:天有不测风云,没有100%的成功+稳妥+舒适的行程安排,因此应对极端天气,备选线路和下撤方案要提前制定好。预定行程安排中,难度最大的当属翻越海拔4925米的日乌且垭口。从海拔4300米的上日乌且营地出发,完成行进4km内攀升近600米的高程差。这样的路线如遭遇大雨和大雪,会使行进难度加倍,因此计划备选线路为:格西草原营地——两岔河——盘盘山垭口——盘盘山垭口营地——上木居——泉华滩——子梅垭口——子梅村——草科。如遭遇极端情况,以制高点为界,翻越制高点以前原路返回,翻越制高点以后,前往就近村落休整队伍,择机下撤。全队各岗位均设AB互备,以便应对因人员影响带来的团队组织架构失控。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49.jpg
装备选择
       装备可谓是每次出行前,大家讨论的焦点,没有之一。本次活动是高海拔登山,防寒抗风、应对极端天气、饮食是大家重点讨论的话题。下面把几大类关键装备选择分享给大家:
       中/高帮登山鞋——耐磨,抓地性强,中帮以上的登山鞋可有效预防崴脚,长途跋涉中加强足弓、足底和踝关节的保护,避免意外损伤。而防水透气这一项,又是它的重要指标。抛开行进中的涉水路线,天降大雪、大雨,都会打湿鞋面,脚裹在鞋子里长期被水浸泡,再加上低温影响,无论从行进体验还是自我保护上都是十分不好的。脚是人体最辛苦的运动器官,哪怕是脚底磨个泡,在每天行军20km的情况下,微小的损伤带来的影响也会被放大,轻则心烦意乱,行走分神,重则创口加深,细菌感染,从而导致寸步难行。
      冲锋衣裤VS保暖衣物VS雨披——不要混淆这三者的概念,没有一件装备是万能的,所谓之革命分工不同。冲锋衣的重要指标是防水透气,主要责任是应对极端天气防风御水。一件好的冲锋衣,防水指标应该在15000 mm H₂O,透气指标5000 g/㎡/24Hr以上(这里说的是有效值,而不是广告宣称值)。即便是搭配了抓绒、薄羽绒内胆的冲锋衣,它的保暖效果也不如羽绒服,它只是防止雨水的入侵和阻隔大风带走人体热量。行进间的保暖衣物优选带有速干性能的保暖内衣搭配抓绒,减轻排汗浸湿衣物的困扰,而营地服则可选择轻便适中的羽绒服。雨披采用的面料多数都是永久防水的,相比冲锋衣的防水指标更胜一筹,大多数冲锋衣在遇水长期浸泡的情况下依然会渗水,它的最大优势是透气,避免长时穿着雨披汗液无法蒸发,导致雨披内衣物湿透的情况发生。因此在行进途中,雨披与冲锋衣搭配使用,视情况切换是最佳选择。
     帐篷——优选高山帐或四季帐,独特的抗风及加固设计,可以给宿营提供可靠保障。一个良好的密闭空间,可以阻隔外面的风雪肆虐,提供舒适的宿营环境。但是当外界气温较低的时候,无论帐篷搭建得多么标准,内外帐的距离保持多么有效,依然无法完全阻止内帐的凝露甚至凝霜。人体呼出的水汽凝结在内帐顶部,形成大量水珠,让人十分无奈,而且越是性能指标较高的帐篷越容易出现这样的问题。而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双向打开通风窗,拉开一小截外帐的门,降低内外温差的同时让空气适度流动,带走部分水分,也是折衷的方法。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jpg
       睡袋——本次活动营地选择在海拔3500-4500米区间,海拔每上升1000米,气温平均下降6℃,估测营地夜间温度为-5℃左右。预防极限天气出现,应按照舒适温度-10℃准备睡袋。睡袋是重要的保暖装备,为预防运输途中雨水淋湿,务必做好防水处理,用专用防水袋或多层塑料袋进行严密保护。
      防潮垫——雪地宿营对防潮垫的选择有一定的要求,普通的铝箔或六边形防潮垫无法形成足够的热反射,寒冷的地表会加速热量的流失。而当你在厚厚的雪面上躺下去的时候,会因热传递融化身下的积雪,睡着一阵便会凹进原本平坦的雪面以下,十分难受。因此,一个具备热反射功能的充气垫或有热反射涂层的银搓垫子,可以提供充分的舒适保障,避免出现上述问题,并且不会越睡越冷半夜冻醒。
       登山杖(双杖)、护膝——两根登山杖可以让你的下肢最大限度减轻压力,在爬坡和下降的时候起到良好的辅助作用。护膝可以有效保护膝关节的冲击,缓解踏步冲击带来的运动损伤。有了这两样装备,可以让你在行进中感觉更为轻松。
炊具——海拔每上升100米,水的沸点下降0.3℃,普通锅在高海拔地区是不能让水达到100℃的。因此用普通锅具煮粥和饭较为困难,唯一方法就是便携式高压锅。另外,由于气温较低,燃料消耗速度远大于正常环境,5天的行程人均一个450g的高山罐,刚刚够满足基本需求。
水具——推荐大家使用水袋或水瓶转换器,这样可以极为方便地饮水,避免每次都要取出杯子和瓶子饮水带来的体能消耗和不便。但是一定要牢记水管保暖的问题,夜间务必将水具拿进帐篷,避免水管结冰影响使用。体能足够的朋友推荐携带轻量化保温杯,在行进途中喝上一口热水,着实是一件奢侈的事。
       食物——野外长途跋涉,食物的首要任务是补充身体必要的能量和营养元素,维持身体健康状况,口感要放在次位。推荐简易路餐选用高能压缩饼干、士力架、能量棒、葡萄干、坚果仁等饱腹感不强烈却可以提供较高热量的食物;营地餐推荐易煮熟、易加热的快捷食物。本次由于有马驮行物资,大家可以吃得相对丰富些。另外,维生素和糖份的补充,是野外生存必不可少的部分,泡腾片、脱水蔬菜、葡萄糖冲剂都是必备佳品。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29.jpg
       下表是我本人的装备,多为军品,单项不具备普适性的参考价值,但分类齐全,大家可在出行前做成表格形式(check list),逐一对照,确保万无一失。
装备.jpg

字很难看,就不签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8 15: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8 15: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动行程篇
09月30日
       经过一夜的旅途劳顿,小伙伴们陆续抵达成都,并在集合点附近入住。我在中午之前便办理完入住,卸下行囊后开始进行整装。我自备了两个100L带塑料内胆的牛津袋,用于驮包。来的时候将装备物资塞进拉杆箱中,背着一个40L的背包,上火车十分方便。抵达酒店后,将需要马驮的物资放进塑料内胆中,起到防水作用,外面再套上两个牛津布袋,结实耐磨,确保万无一失。另外,食物,保暖衣物,寝具,工具等我用塑料袋分隔开来,分类放好,便于拿取和辨识。40L背包内仅放一日必备的工具、路餐及2L饮用水,最大限度减少体能消耗。
QQ图片20181013215952.jpg
       收拾妥当后,已是午餐时分,得知炜炜队长等人稍后就到的消息,索性再饿一小会,一起吃顿大餐。没成想这个稍后,让我侯了2个多小时。午饭&早饭吃进嘴里的时间已是14:30,忿忿的我想把炜炜塞进肚子里……简餐过后,我们在就近的超市开始了物资采购。我准备较为充分,物资在家已经准备妥当,仅买了第二天的早餐。看着同伴们购物车里的水果、零食、甚至还有可乐,顿时觉得有马驮东西真好。
       物资送回酒店,约起炜炜和丽丽安一起去锦里古街逛吃。抱着少买多尝的打算挤进了巷子里的各个小吃档口,发现看的人多,买的人少,买了吃完的人更少……总结下来和北京王府井小吃街的感觉差不多,十分正宗的蜀地美味肯定不是在这里品尝的。于是乎掏出手机,大众点评一下下,在集合地附近搜索了一家特色江湖菜馆——泸贰馆子,召集晚上有空的小伙伴们前来品尝。入席后,服务员告知拍照片发朋友圈宣传一下下,送自酿米酒一壶。为了这些可爱的葫芦娃,我们每人发了一次@_@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57.jpg
       如约,21:00我们召开了活动说明会。在出行前大家一直在QQ专题讨论组里保持着密切沟通,所有注意事项和活动细节已经强调多次,本次活动说明会的主要目的是熟悉我们的队友,领取氧气瓶和丁烷气罐,并由队医墨雪为大家普及高反的相关知识及应对措施,为大家示范氧气瓶的使用方法。散会后,向导及协作团队抵达,我与团队负责人推演了行程计划和应急预案。
10月01日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1.jpg
       国庆日,清晨,我们启程了。全员准时在上车点集结,统一把重装包放入协作团队提供的驮包并编号放好。一切井然有序,全队出发时间比预定时间提前十分钟。由于时间尚早,大家睡意未消,车辆行驶过程中先让大家休息了一下,7点半左右,由我再次强调本次活动的注意事项,并由协作团队的负责人黄蓉为大家讲解未来几日的行程安排。接下来便是全员的自我介绍,熟识并牢记并肩前行的战友。13:30我们集中用餐,团餐十分丰盛,有当地特色的炖鱼,让我们大快朵颐。这也是几日内我们吃的最后一顿像样饭菜,大家都敞开肚皮,吃得饱饱的。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68.jpg
       16时左右,我们抵达老榆林村路口,换乘小面及越野车前往登山点,换乘点海拔3200米。一路上藏胞司机在狭窄崎岖的山路上把车开得飞快,伴随发动机声嘶力竭的吼叫,我们如同坐上了一只蹦蹦跳跳的蛤蟆前进了5km,抵达了马队接运地点。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60.jpg
       驮包交由马队后,我们清点人数,向格西草原营地进发。今日的徒步里程只有3km不到,营地海拔3550米,目的为了初步适应高海拔徒步。我们在林中穿行,川西特有的高海拔植被让跟在我身边的小白一路拿着手机边拍边赞叹。我催促小白快走,告诉他这才是刚刚起步,后续才是美景到来,现在拍的这些景致都是渣渣!可未曾想,这是全程为数不多的几张绿色植物的照片……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59.jpg
       格西草原是五星级营地,宽敞平整,水源充足,但优质宿营地还是比较紧俏的。我和黄队先行赶往格西草原,选取了一块足够我们全队人马安营扎寨的地点,插好队旗作为地标。全队抵达营地的时间约18:30,我们开始分领行装,搭建营房,埋锅造饭。
微信图片_20181014205353.jpg
       天黑的时候已经下起小雪,我们在雪中开始了进入山区后的第一顿晚餐。我吃掉了一盒自热饭,用高压锅煮了一锅开水,泡了点姜丝红糖给就近的小伙伴们分享。烧水的时候我用秒表计时,估算下燃料使用量,结果是出人意料的——3L水烧到100℃耗时45分钟,这意味着450g丁烷气罐在这样的环境下,刚够我早晚餐使用,勉强支撑到离开山区。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17.jpg
       入夜,按照惯例整理今日的行程记录,行进路线:老榆林村——电站——格西草原营地。GPS显示行程数据,乘车5km,徒步2.43km,累计爬升397米,累计下降19米,格西草原营地海拔3550米。
10月02日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37.jpg
       早上醒来,被眼前白茫茫一片的雪景惊呆。联想到出发前天气趋势预警的山区水汽丰沛,有连绵的降水出现,在低气温的环境下会变成怎样的情形,我心里有了些许忐忑。此时,雪虽然只有薄薄一层,但我还是与黄队进行了沟通,表达了我的担忧。黄队反馈说贡嘎下这样的雪还是很平常的,今日可照常开拔。消除顾虑后,团队整装出发,由于天上雪花依旧,今日团队行进视线会有少许影响,强调统一步调,集体行动的原则后,队伍开拔。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38.jpg
       不得不说,雪中的贡嘎,有着别样的美丽,川西特有的山势地貌,配上这雪景形成了一副美丽的画面,让我们不由得举起手中的相机,那美丽真的是信手拈来,随便按下的快门都成了一张张经典的画片!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65.jpg
       雪的洁白,水的碧澈,高海拔地区的绝美山水画与北国雪乡恬静的童话世界是那样的不同。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51.jpg
       一路前进,与黄队拉开家常,忽然发现黄队早已把大家为之赞叹的军胶换成了登山靴,我以为他要一双军胶走天下呢!黄队解释说,他备了几双鞋子,在不同环境下随时更换。在今日低温涉水,全程恶劣的路况下使用军胶,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D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23.jpg
       队伍有序行进,对讲机里不断同步队首、队中、队尾的行进状况和队员的体能情况。由于今天计划徒步距离较长,徒步方式尽量选择匀速缓步前进,以减少集中休息的时间耗费。午餐补充以路餐为主,节省集中用餐带来的行进延迟和原地不动带来的体温消耗。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67.jpg
       经过了一座座山,渡过了一条条河,每经历一处标志性路点,都有那令人惊叹的景致等待着我们。那镜头中的美丽画面,记录着我们雪中行进的旅程,毫无修饰的真实场景,如假包换。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16.jpg
       雪越下越大,路越来越滑。后期过桥渡河的时候,大家都格外小心,水虽清澈,但也刺骨T…T不慎跌落的话,保证这辈子刻骨铭心……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50.jpg
       队伍行进至下日乌且的时候,积雪已过脚面。今天是一路上升的路线,长距离的跋涉,让整个队伍的行进速度十分缓慢,中队逐渐落后,并不断接近队尾。我作为领队逐渐放缓了行进速度,原地等待后队到来的频率逐渐增加,此种情况下不利于探明路况,我的身体也逐渐感觉到寒冷。行进路线多为开阔地,原地站立的时间太久了,任你穿着美军顶级的L5还是L6,都会瑟瑟发抖。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45.jpg
       小鱼是队伍中体能较好的队员之一,一直走在队伍的前端,此时接替我的位置,与黄队担当了队伍中领航员的角色,在手台中持续通告前队路况和标志性路点,为队伍前进提供了相当大的便利。我继续放缓前进速度,注意收听中队墨雪持续通告全队体能状况,此时已有个别队员出现恶心、呕吐、头疼的高反状况,伴随体能的严重消耗,行进已经出现了困难。墨雪是一名从事医疗工作的户外爱好者,主要致力于骨科及康复医疗领域的研究,在途聚户外是当之无愧的首席队医。此时,他一边安抚高反队员的情绪,一边进行高反的常规处置,每次出行有他的陪伴,我就像吃了定心丸。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52.jpg
       下日乌且距离今日的营地3km,爬升100米左右,但这么一段距离给人的感觉真是举步维艰。雪花越来越密集了,耳边风声已是呼啸而过,天色也慢慢暗了下来。每一个人都顶着风雪消耗自己的体能,心底不断暗示自己离营地越来越近,钻进可以避风的帐篷,踏踏实实坐一会儿,这是我们心中唯一的念头。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63.jpg
       终于,手台里传来小鱼的通报,她已经抵达上日乌且营地,并与马队的物资汇合。热心的女孩来不及休息,就忙着归置分离属于我们队伍的行包,并询问后队队员的行包编号,以便帮忙提前搭建营帐,为后队队员创造节省体能的条件。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47.jpg
       中队抵达营地的时间约为18:30,由于我长时间原地等待队伍,体能和体温流失严重,浑身颤抖着搭建好了我的营帐。我的帐篷是自由之魂云途MINI隧道帐,抗风抗雨雪的技术指标堪称一流,缺点就是搭建耗时费力,等我的安乐窝搭好以后,我已经快成了冰棍。于是迅速脱掉一路上立下汗马功劳的ECWCS GEN III ACU L6,穿上保暖内衣和游骑兵Insport L2营地服,钻进睡袋缓了缓冻僵的手脚。随后,清点抵达营地的队员人数,确认大部分人马已经到达并搭建好自己的庇护所。今天身体不适的落叶松骑马行至营地后,直接入住了营地补给点的大帐篷,看得出他是真的不能再折腾下去了。
我烧了一点开水,准备补充点体能。水刚出高压锅是100℃,但外面真的是太冷了,倒进饭盒后,很快就变成温水,方便面甚至都无法泡开,十分钟过去后,依然是纠结在一起的面饼。等不了了,饥肠辘辘的我胡乱吞了几口以后,整理今天的行程日志。
       确认全队无恙后,各自睡下,今日的行程数据,行进路线:格西草原营地——两岔河——下日乌且——上日乌且,GPS显示行程数据,行进17.4km,累计爬升825米,累计下降112米,上日乌且营地海拔4300米。
10月03日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4.jpg
       清晨时分,我被闹钟叫醒,穿好衣服,提着锅去打水,还没睡醒,迷迷糊糊,晃晃荡荡……唉~我凑?!刚走一步,差点跌倒!雪已经到大腿了,刚才腿没迈开,让雪给绊住了!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22.jpg
       放眼望去,整个上日乌且营地几乎被暴雪埋葬,其他队伍更有几顶帐篷已经被雪压垮。好在我们团队的装(she)备(de)精(hua)良(qian),全队帐篷完好无损。也许你还看不清雪有多深,那么来个特写吧,下图是我的帐篷,只剩下个顶还露在雪线以上……
QQ图片20181013215554.jpg
       当下我们已经身处上日乌且营地,此种情况别说翻越日乌且垭口了,就连启动备用线路前往盘盘山垭口都是不可能实现的事,留给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全员原路下撤。期间有队员提出是否可以原地休整一天,视天气情况再作打算的建议被我果断回绝。当时雪还没停,情况只能是愈见恶劣,等待的结果很可能是全队被困,等待救援。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是正确的,下山后得知,其他队伍有一批原地等待,尚未下撤的队员,在我们入住山下藏家的晚上紧急求救,有偿救援费用是8000元/人,且有两名户外爱好者长眠在贡嘎雪山。
       全队整装,集结队伍,我们拍下了贡嘎之行的唯一全家福。然后我向全队通告,因受暴雪天气影响,考虑人身安全为首要保障,全队统一原路下撤。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7.jpg
       雪依然在下,没膝深的雪让人前进困难,唯有先行的勇士用尽洪荒之力趟出一条脚印,方便后续队员前行。再也没有心思欣赏沿途的景色,只是感觉路况是那么的不友好。马队终于赶上来了,有了它们在前面开路,终于踩踏出来一条能看清痕迹的路线。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62.jpg
       凡事都有两面性,路虽然能看清了,可却踩成了这个样子,让人不禁回忆起了2016年七藏沟出山的时候路况也是如此……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66.jpg
       大家小心翼翼地前行,否则一不留神就会跌倒崴脚。慢慢用登山杖试探前方路面情况,是积水还是陷坑,操之过急的结果就是一脚进去鞋袜全毁。小白跟在我后面一直感慨:“星队,我回去以后马上就买一双防水的登山鞋,真的是太重要了,我昨天开始鞋子就已经湿透了,真的是整个人都处在崩溃中~不行,回成都就买,马上就买!”能体会到他双脚浸泡在冰水里的感觉,可惜这时能给他的只有同情和安慰,无法提供任何有效援助。在此也友情提示各位户外爱好者,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选择一双防水透气的登山鞋是多么的重要。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31.jpg
       由于路况恶劣,上日乌且到下日乌且虽说只有短短的3km,我们却走了近两个小时。抵达下日乌且后,几个先头队员进入藏族同胞的帐篷里烤火休息,喝上一杯暖暖的酥油茶,恢复体能。此时帐中还有两名体能不支,欲骑马下撤的驴友在与藏胞讨价还价。从他们的交谈中得知,上日乌且营地骑马至电站4000元,下日乌且骑马至电站3000元,由于藏胞们经历过被恶劣伪驴欺诈的不好体验,他们只收现金,并且必须立即付费。仔细算算这个价格还是公道的,上日乌且营地至电站20km,马夫全程徒步牵马,下山后还要返回下日乌且驻扎,一人一马凭血肉之躯带着体重100多斤的成人下撤,往返40km路程,折合50元/km,全是力气活辛苦钱。我体能还算不错,但要我在这样的路况下一天40km,别说高海拔地区,就是平原地带也会走得脚底生疼。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26.jpg
       一路的泥泞让人崩溃绝望,我们还要随时小心过往的马匹,好在和善的藏族同胞一路吹着口哨或喊着呼哨,提醒我们后方有马队经过,避免碰撞。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36.jpg
       再经过那几座独木桥的时候,桥面已经结了冰,为确保安全渡河,平衡感不好的同学,采用匍匐的方式通过是最好的选择。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21.jpg
       经历了一整天的艰难跋涉,全队于傍晚17:30抵达电站登山口。由于山路狭窄拥堵,大雪封山,再加上山区没有信号通信不畅,下方来接运的车辆迟迟无法到达。这时,黄队发挥了本地协作团队的优势,与当地熟识的藏胞沟通,打开仓房的门,让我们进去躲避风寒,并打开燃气炉给大家烧水取暖,等待车辆的到来。两个多小时过去了,车辆陆续到达,我们安排病患优先乘车,然后是女士,最后是男士。在登车过程中,陆续有从下方得知上面可以有好生意做的车辆开上来,我们的向导仁真,希望能多拦几辆车让我们尽快下山,当司机询问目的地和我们肯出的价钱时,仁真给出了一个他认为以往十几公里路程极高的价格——300元,换来的是司机摇上车窗加油就走,正如他轰隆隆的来,留给我们的是鲜红的尾灯……市(chen)场(huo)经(da)济(jie)导向的必然结果,我们只能选择接受,毕竟与在寒风中矗立了几个小时还晚于我们登车的其他队伍相比,我们真的是太幸福了!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35.jpg
       21:30我们集中入住在老榆林的一户藏家,主人很热情的招呼我们上楼,打开电炉子方便我们取暖,烤干打湿的衣物,为我们准备开水泡茶。有了网络信号,大家纷纷发朋友圈,发信息向家人报平安。随后入住分房,女生优先安排睡床,男士在地上打地铺,由于被褥很薄,我们还是使用了自己的气垫和睡袋。安顿完毕,女主人为我们煮了可口的热汤面,虽然等待时间长,但味道着实不错!饱饱吃完一顿,准备安心睡下。黄队忽然说了声,他眼睛不舒服并且视物不清,怕是因为今天下撤匆忙,没有戴太阳镜,可能诱发雪盲症。当时情况不是特别严重,按照以往经验休息一下便可恢复,我们便互道晚安。
10月04日
       早起以后,严峻事件接踵而来——包括黄队在内的三名队员出现严重视力障碍,眼睛刺痛。现场应急冰敷,缓解痛感后立即驱车前往康定医院诊治。在送病患就医的过程中,热心又细心的小白发挥了重要作用,从统计病患人员,到全程陪护诊治,垫付医疗费,辅助KK队长(协作团队的一名队长,与途聚户外山东分部的KK同名^_^)和同伴顺利完成应急送医任务。
雪盲是人眼的视网膜受到强光刺激后而临时失明的一种疾病,雪地对日光的反射率极高,可达到将近95%,直视雪地正如同直视阳光,由于这种症状常在登高山、雪地和极地探险者上发生,因此称作雪盲症。雪盲一般休息几日后可自行痊愈,最好的恢复方法就是遮光静养,加强维生素补充,如痛感强烈可辅助药物缓解。
       病患问题解决完毕后,我们得知接送我们往返成都的大巴车已经预先抵达计划目的地草科乡,因受交管部门行程报备控制,无法在合规情况下返回老榆林。并且暴雪导致整个甘孜地区大堵车,不知何时能够缓解。在此种情况下从草科前往老榆林,无论人力油耗大大增加成本的影响,还是违规运营面临处罚的风险都让司机不愿跑这趟远路。几经黄队交涉,相信付出了相当的经济代价后,司机于11点左右抵达老榆林,接上我们开始了返程之旅。收拾行装的时候,不小心听到女主人与KK队长的结算价格, KK队长让她回头在微信结算,不要在现场纠缠此事。由于现场环境吵杂,仅隐约听见而女主人说出个“san”的发音,结合手里比出的手势及KK队长浑身一颤的状态,我判断这晚住宿的价格绝对不是30元一位,而300又太过离谱,推测有可能是130了……在KK队长的颤抖中,我们登上了返程的汽车,后来与其他队伍的小伙伴交流得知,康定当晚所有旅店爆满,后期下撤的队伍入住酒店,拼房已经超过400元,我们又幸运了一次。
       在返程途中,黄队和无忧的眼睛已经逐渐恢复,一忧子的眼睛较为严重,医嘱隔日不见好转需要在成都复诊。在车上,我和黄队进行了活动总结,悉数本次活动的得失,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全队充分发挥了团队协作精神,AA户外的公约得到了完美的行动诠释,虽未完成预定目标,但通过本次活动不一样的经历,让我们沉淀下了更深的友谊,获取了正常情况下很难得到的宝贵经验。随后,大家共同慨叹,活着真好!
微信图片_2018101322444856.jpg
       我们在21:00平安抵达终点,队伍宣告解散,回去洗漱换装,23:00就近进行庆功宴,自愿参与。此时,又一问题到来,目前仅剩的重病患一忧子怎么办?一忧子是个特殊的成员,患有听力障碍,平日依靠助听器和读唇结合,与其他队员交流十分顺畅,但现在在失明的情况下,单靠助听器是无法准确感知外界声音的,他已然进入了与世隔绝的寂静空间,没有光和声音的孤寂环境。此刻我们最担心的不是他的食宿问题和回程问题,因为途聚户外的必遵守则中最重要的一条规定——在任何情况下不能抛弃任何一名队友!我们会像照料亲人一样把他平安护送回家。目前我们担心的是他的心理状况,在无法与人交流的情况下忍受着病痛,还要承受未知原因引发失明的心理压力,“我怎么看不见了?”“我什么时候能好?”“我会不会再也看不见了?!”“我以后怎么办,怎么回家,家人是不是知道我的状况?”一忧子是个不喜欢给大家添麻烦的人,他了解自身的沟通障碍,以上问题他没有说出口,但是我们能感知到,他一定在心里默默承受了无数遍的自问。
       炜炜队长和队医墨雪,对一忧子进行了细心的照料,协助办理入住手续,墨雪更是陪护到凌晨时分才去休息。

字很难看,就不签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8 15:5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8 15:5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动归来篇
10月05日
       9点醒来,在讨论组里询问了一忧子的病情,得知未见好转。我翻身从床上爬起来,赶往一忧子的住处。墨雪咨询了他成都分公司的同事后,获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是当地眼科权威,我们收拾妥当后开启了医院一日游模式。在去医院的路上和候诊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个小细节,墨雪时不时用手指逗弄一忧子,在他身上戳来戳去。我开始以为他是在和一忧子开玩笑,逗他打发时间,几次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墨雪的用心良苦。他是在用特殊的方式向一忧子传递信息——“我们是你的队友,你始终和我们在一起,请放心,你没有被抛弃!”
       经过专家诊治后得知,一忧子的眼疾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但恢复尚需时间。我们随即制定护送他回家的方案,包括航班特殊旅客托护,人员全程陪同等都进行了推演。后来炜炜队长提供了最稳妥且经济成本最低的解决方案,花费2000元拼滴滴跨城顺风车返京,炜炜和墨雪全程陪同护送。
       陆陆续续,队友们分别离开了成都,大家相约下一次共同征战贡嘎,山就在那里,等着我们的再次光临。
10月06日
       00:09墨雪打来电话汇报“一忧子已复明,可与人正常交流”。一忧子恢复视力后,马上拿着手机在讨论组里发消息和大家报平安,感谢大伙的一路照顾。我悬在小宇宙中的一颗心终于踏实下来。
       睡到自然醒,我真的是太累了,留在成都的小伙伴们都去看滚滚了,我在酒店休息了一整天,晚上约了两名留守儿童继续逛吃,火锅一顿,串串一顿,吃到咽不下去为止,算是此行对未完成登顶的补偿。
10月07日
       中午,登车,返京,即将踏上新的征程!
后记
       本次活动委托“合意行者”团队提供协作交付服务,服务原计划包含明细如下:
  • 向导费及协作费,当地原住民提供向导及活动协作、沿途路障沟通等服务(藏民沿途拦路收费现象普遍,语言沟通障碍,不求免费,但求打折)
  • 公用装备:随身氧气2罐/人、应急药品、急救氧气、对讲机、GPS
  • 全程物资驮马费用
  • 成都-老榆林,草科-成都包车,里程约700km(含油费、高速费、司机6天食宿补贴及空车等待补贴)
  • 全程营地费
  • 行程中包车接运,老榆林-电站10km,下子梅村-巴望海12km,烂碉楼-草科30km车费
  • 下子梅村藏家一晚住宿费用,一顿团餐晚餐;
  • 高海拔登山保险,保额50万
  • 成都-老榆林途中午餐,草科-成都中途午餐
      因突发极端天气影响,活动于10月3日原路下撤退,于10月4日晚返回成都,提前结束,发生差异费用明细如下:
  • 因原路下撤,草科-成都包车目的地更改为老榆林-成都,车辆预先抵达草科,接运过程中额外产生草科-老榆林-成都费用;
  • 由于路线更改,行程中包车接运下子梅村-巴望海12km,烂碉楼-草科30km,没有发生;额外产生电站-老榆林的接运费用;
  • 由于路线更改,下子梅村藏家一晚食宿没有发生;额外产生,老榆林村藏家住宿及早餐费用;
  • 由于路线更改,草科-成都中途午餐没有发生。
       因极端天气属于不可抗力,双方达成谅解共识,对活动交付过程中产生的差异成本双向免责,费用按照出发前预算为结算标准,全体队员AA,活动工作人员与队员同等待遇,无费用减免。
队旗-small.jpg
       本次活动,有太多让人感动的故事发生。
       首先感谢的是全体成员的配合、支持与执行,正是因为你们坚守途聚户外不在任何情况下抛弃任何一名队友的信念,我们才能团结一心,走出困境!
       然后我需要向包括合意行者协作团队在内的全体工作人员致敬,合意行者各位协作的专业与敬业,途聚户外各位队长的无偿与无私奉献,一群安心把后背托付给对方的伙伴,希望我们在未来的日子里依然能够并肩前行!
       最后特别鸣谢团队中做出突出贡献的队员,勇当开路先锋的小鱼,低调却热心为身边队友提供援助的随心,默默为队伍行进保驾护航的涛仔,紧急情况下绽放光芒的小白……太多了,我无法一一列举,正是有了这样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勇于分担的小伙伴,我们的路才能越走越远,越走越长!
       途聚户外,有你们真好!
炜炜——活泼开朗的好搭档,体态丰腴,同样是骑马,马夫恨不得要他出两个人的价格……
炜炜.jpg
墨雪——队伍里的定海神针,全队守护神。
墨雪.jpg
阿兰——美女队长,倔强女生。
阿兰.jpg
随心(左)——热心小伙,靠谱得很!
涛仔(右)——湖北人不怕冷,地球人都知道啊!
随心&涛仔.jpg
阿杰——加入途聚户外的首次活动便是贡嘎,起点高啊!
阿杰.jpg
阿勇——阿杰的死党外挂,无兄弟不户外。
阿勇.jpg
诗承——性格开朗,看似粗线条,实则细腻的女生。
诗承.jpg
九鬼——诗承男友,平易近人的老大哥。
九鬼.jpg
落叶松(左)——七藏沟,雨崩,贡嘎,一路走来的老队员。
叶缘(右)——秀恩爱……明摆着的,不是两口子你也不敢靠那么近……
落叶松&叶缘.jpg
神州侠旅——有过一次贡嘎之行,因大雪更改盘盘山的备用线路,本想这次来圆大环线的梦,结果比上次还惨……
神州侠旅.jpg
无忧——据说听见海拔超过3500米,就能高反的小伙伴,相识于神农架。
无忧.jpg
小白——旷世奇才,拉杆箱登残长城,10℃睡袋冬季露营,计划拿雨伞登贡嘎山……别看平时马马虎虎没心没肺,关键时候,这哥们靠得住!
小白.jpg
小鱼——途聚户外女队员里,体能排名第一,全程未见喘一口大气,厉害了得。
小鱼.jpg
一忧子——无忧的宿敌,群中一天不互怼,浑身难受。
一忧子.jpg
丽丽安——活泼爱笑的女生,一起逛吃的小伙伴。
张丽.jpg
这人全程只有一张侧脸照,不多介绍了,写这篇游记的家伙,名字在落款处。
流星.jpg
  
途聚户外总队长(兼)总教官:流星
2018.10.14

(转载请注明出处:www.tujuoutdoor.com

字很难看,就不签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8 19:4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0-18 19:4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憋了这么些天,终于憋出来个大招,随手一拍都是美图,雪景堪比东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8 20: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8 20: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晕 发表于 2018-10-18 19:46
憋了这么些天,终于憋出来个大招,随手一拍都是美图,雪景堪比东北了

早写完了其实,就是配图排版耗时,照片没一张是我照的,都是从大家的朋友圈分享筛选的
字很难看,就不签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